首页>军事>全讯网白菜导航推荐|西交大博士自杀案:导师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2020-01-11 16:28:46

全讯网白菜导航推荐|西交大博士自杀案:导师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全讯网白菜导航推荐|西交大博士自杀案:导师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全讯网白菜导航推荐,前几天,中国青年报刊发的《寒门博士之死》,引发了公众对高学历教育的关注。

据报道,西安交通大学药理学博士生杨宝德于2017年12月25日溺水身亡。尽管警方认定杨宝德为自杀,但无论是杨宝德女朋友贴出的杨与其导师聊天记录,还是中青报的相关调查,都显示杨宝德生前常被导师要求帮忙处理私人琐事是这一悲剧的导火索。

1月19日,西安交通大学回应该报道称,杨宝德的博士生导师周筠确实存在让学生到家里打扫卫生、陪同超市购物、洗车等行为。校方已对周筠进行严肃批评教育,校学位评定委员会取消了周筠的研究生招生资格。

很多人只看表象,以为杨宝德是因为尊严什么的选择轻生的,然而作为一名研究生,我知道这根本不关尊严的事,真正的问题在于对前途的绝望。只能帮导师干私活,发不了论文,换不了导师,杨宝德又以为自己的硕博连读,如果拿不到博士文凭,那么硕士学历也会失去,对于这样一个极度渴望用读书改变家境、改变命运的人来说,“一切打回原形”大概是他最大的恐惧吧。

再次将这一悲剧送上头条的是编剧六六(代表作《王贵与安娜》、《双面胶》、《蜗居》、《心术》),她最近发微博评论此事,称对方是个村娃,自视甚高,还说学生伺候老师是应该的。

对于六六这种说法,我实在无法苟同。一场悲剧,轻飘飘的一句“情商低”就能揭过去吗?导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到底应该是尊师重教、师道尊严与传道受业解惑,还是混社会一样全靠情商打通关系?

我和一些国内外的研究生博士生聊了聊,请他们讲出与导师的相处故事,试图从这些故事中还原出真正的师生关系到底应该是什么样?

01

@某学生 坐标:上海

专业:文科 身份:研究生

“我,一个单身二十多年的研究生,真没法帮导师和师母断是非!”

我自己导师很好,不过我有一个学长曾经吐槽过他的师母。老师倒是没什么问题,师母就很烦,搬花整理啊这些事都喜欢叫学生。然后貌似他导师和师母关系不好,分居的。他师母还老喜欢让他断是非,一定说他导师是错的。

其实每个学生都会帮老师打打杂什么的。但是像交大博士那种洗车啥的确实很过分。不能把家务事卷进工作里,就挺可怕了。不过这事也不多见,大部分老师都很好。

02

@某同学 坐标:西安

专业:理科 身份:研究生

“我们师门相聚就是组团给导师家大扫除,家政服务学术团体”

跟导师就是见面尊重,背地里各种喷。毕竟叫他们老板,我们就是免费劳动力。很简单的例子:每年过年前我们师门会给导师家大扫除。不解的是一个开着酷路泽,那么富的教授为什么不找家政?

现在导师的电话就是噩耗!没有几个电话跟学术有关,私事很多,取快递、跑腿、买东西等等。

如果老师态度好,你干个活,给人客气一下,哪怕一句简单的“辛苦了”,学生们都愿意。主要是导师们习以为常了。有的师门很过分,导师不务正业,心思不在学术,一门心思的弄项目捞钱。

我还听说一个现象,有的博士毕业的时候,导师会刁难。我以前不懂,现在懂了,因为一般财务账本都是导师的某个得力博士给做的,如果这个人走了,又得培养一个新人,很麻烦,所以很多导师为了自己方便,各种刁难。

还有各种奇葩,导师网购,从来不拿快递,学生给拿,一百以内的东西还都是到付,学生自己垫钱,敢怒不敢言,哑巴吃黄连。一般规律,越老越不想干,只认钱,越抠门。

我感觉现在博士压力很大,因为现在导师找你百分之50到80是他的私事,导师的私事花了博士太多时间,导致自己的事时间不够,加上博士现在很难毕业,很多博士都是这样。

03

@某同学 坐标:西安

专业:文科 身份:研究生

“读研三年,活命要紧”

研究生选到那些学术水平不强,或是年龄已大故步自封的导师,这三年就是一场灾难。很遗憾,我在学院不知以什么为依据划拨导师的关口,不够幸运。

眼睁睁地看着同水平入学的同学一步步超越自己,在核心期刊上发表文章,在学术会议上大放异彩,甚至拿到了博士老板的口头offer。而自己只能静坐在办公室,写着导师安排的但核心期刊永远都不会收录的文章,听着师门同学层出不穷的抱怨聊以度日。

我们的导师永远不会听完你憋了好几天的新想法,粗暴地打断,满是“我搞科研几十年你还能比我更懂吗”的自负。

和其他老师交流?对不起,进校第一天就被告知这是一片江湖,每位导师都是独立的门派。寻求其他导师指导无异于背叛师门,不等你的导师将你乱棒逐出,被求助的导师就会很委婉的拒绝:对不起,学院规定你的三年只能由你的导师负责。

于是我们学会了对自己负责。为了一纸毕业证书向导师低头使劲造着学术垃圾,也为了不得抑郁症在关闭电脑的那一刻彻底忘了与学习有关的一切事情。科研的热情?读博的梦想?who cares。这是一种变相的认命,但也许只是为了活命。

04

@某同学 坐标:西安

专业:计算机专业 身份:研究生

“哪里有什么师生情,无非是成年人的互相利用”

我是一名计算机专业的硕士,首先声明下我的观点就是,在现行体制下,除非有些极端现象(例如性骚扰),个人觉得其他现象都很正常。

从我周围来看,导师和学生实际上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导师想办法榨取学生的剩余价值(我们老师亲口说的),而学生往往对老师的研究并没有兴趣,只是希望能够拿到毕业证找到工作。我觉得我周围导师对学生的利用,主要在三点。

要求学生做学术研究,能够出学术成果,而很多导师往往并没有任何指导,并且会把这个作为毕业条件。

要求学生外出实习,上缴实习工资。

让学生干一些杂活,例如取快递、挡酒等等。

导师和学生之间很少会有真正的师生情之类的东西,实际上双方都明白,是一种相互利用的关系。我们导师毕业的学生当中,没有一个再和他有联系。再次总结一下我的观点,大部分现象都很正常,学生选择上研读博,需要三思。

05

@某同学 坐标:美国纽约

专业:数据分析 身份:研究生

“拒绝不合理的要求,哪怕他是你的老师”

我不是导师制的研究生,也就是说我没有老板,但是还是有些老师让我觉得很不爽。

来美国之前,负责我这个项目的是一个台湾老头,来之前他挺和蔼的。我刚来美国去西雅图玩,等刚开学,他就把我叫过去骂了一顿,理由是,我一开始到美国没有拜访他。我心里很气愤,不管这个男老师是28岁还是82岁,我很清楚,我都没有任何跟他发生课堂外接触的“必要性”。我没有选他的课,其他选了的人,都被折腾得很惨,上课放视频,啥也不讲。

但是我的其他老师,都是非常友善的老师,态度良好,请假简单。我尤其喜欢这里师生之间的关系,作业你不服气可以argue,回邮件的效率很高。我们中国学生比较内向,不会跟老师开玩笑的,但老师态度都一样温和。

06

@某同学 坐标:中国

专业:控制专业 身份:研究生

“只要努力,还是能争取到导师的尊重的”

我是某军工口高校控制专业的硕士,今年研一刚入学。我个人认为老师和学生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我导师刚开始对我并不是很熟悉,态度并不是那么的热情,在刚来的时候问过我们:你是想毕业还是想学点东西。因为我比较要强,哪能受得了这般话语,自然选的是后者。随着项目上从不懂到生疏到现在能当一个项目的负责人,慢慢地老板对我的态度也好了起来。

这个转变可以理解为我慢慢有用了,但是换个角度想,有用也是靠我的努力获得了欣赏赢得了尊重,其他的也就不重要了。

07

@某同学 坐标:美国

专业:数学 身份:博士生

“老师约某位同学去咖啡厅,如果她觉得有点异常的话,就会携带录音笔去。”

我本科在国内读,现在在美国读博一,就我自己了解到的情况来说,与导师相处的中美差异主要是:

美国五年博士,前两年是没有导师的,可以充分接触不同的老师,之后再做选择。选择之后,如果不合适,还可以再换。

导师负责的学生相对较少,一般只有两三个博士生,导师也不会再带研究生。

导师给学生的压力(掌控)主要在学术而不是生活方面,其实念六七年也不能算延期毕业,六年是很正常的。

私人生活接触非常少,投诉机制也相对完善,我们入学教育就会讲关于防止性侵以及性侵后投诉的问题,而且对性侵的定义十分严苛。老师也会注意这些,比如你去老师的办公室谈话,门绝对不会关上。

学生自己的防范意识很强,老师约某位同学去咖啡厅,如果她觉得有点异常的话,就会携带录音笔去。

我们博士可以申请做导师助教的工作,这样会免除学费,并且得到比较丰厚的补偿,养活自己是不太有问题的。

而我了解到我本科师兄师姐的情况是,他们在生活方面相处会比较多,像有的老师人非常友善,但是对学生人生的掌控欲很强,包括恋爱情况导师都会过问,会给你介绍对象,让学生偶尔帮忙带孩子之类,这些国外是不会出现的。

08

@某同学 坐标:北京

专业:理科 身份:博士生

“导师只是领域专家,并非教育家”

我是一名国内top学校的博士生,我和导师之间虽然没有家政服务之类的压榨,但是在学术上的关系刻不容缓。今天想借此谈谈讲讲导师的“悲哀”。

导师五十岁左右,他有着蹩脚的沟通方式,没有一个学生能够(敢)和他交心。对于学生以后的就业方向,亦或是当下的学术方向,他努力想表现出商量的语气,但他的内心根本接受不了学生们任何有悖于他的观念的新思想。

导师是上个世纪开始做学问的,他经历的是孤身一人的小作坊式的科研。现在的他依旧保持这种方式,他希望每个学生走他曾经走过的路线,独立地成长为科研工作者——不参与什么学术交流,依靠自己埋头苦干就能有成果。然而,这个世纪的科研似乎已经不是这样了。

导师是学术上的苦力工却有着大梦想。他本身的科研方式多为“苦力活”,哪怕再精雕细琢也不会达到他期待的程度。于是,学生们就要陪他不断尝试各种顶级杂志,撞得头破血流之后反而归因于学生的研究不够复杂(事实上应该是研究出发点的问题)。

09

@某同学 坐标:陕西

专业:文科 身份:研究生

“我们师门被导师打击得没有任何学术热情”

我读研期间见证过导师的各种奇葩情状数不胜数。

举个例子来说,因为项目的原因每年有两个多月导师都会带在读硕士去西北某县工作。这期间工作是没有休息日的,除非前一晚导师在饭桌喝醉之后把全体学生叫到他房间里,一边继续喝酒一边训话直至东方既白,然后可以休息半天,下午继续去上班。

最震撼的一天晚上,饭局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按照“惯例”把学生叫到房间里“谈点事情”。那一晚的攻击重点是新入门的师弟,从师弟本人骂到师弟的父母上至祖宗八代,用词之脏不堪入耳,继而动手,掌掴、脚踹、酒瓶砸,真真是吓哭。

平时导师不喝酒的时候也非常难交流,当面谈话说不完一句就会被打断,只有发短信能完整表达想法,但是会被简单粗暴的回复可以,或者不可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这种情况下,我们师门被打击的都没有继续做学术的热情和动力,只想平安的度过每一天然后赶紧毕业。我自己本来有硕博连读的资格,但是不想再跟这个导师了就放弃了。

10

@某同学 坐标:澳大利亚

专业:制造工程 身份:研究生

“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多做什么事情,谁也不会打扰别人”

我问了一些博士同学,整体来说就是学生与导师就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学习方面,导师会很认真地批改你的作业。但除了工作学习上的接触,根本不会允许有私底下的交流,完全是老板与员工的关系。

导师与学生之间会把各自的职责划分得十分清晰,绝对不会允许别人多做什么事情,谁也不会打扰别人,学生对自己所要做的事情,十分明确。

国外博士的奖学金真的比较高,负责团队项目也会有工资,生活上的压力不会很大。

001

听到这么多吐槽,这让我觉得有些惊诧,前面说过我也是一名研究生,我的导师很好,又年轻又和善,而且据我那些正在上研究生的本科同学反馈,他们的导师也都是很好的人。

所以我认为:在中国,真实的导师与学生的关系都是友善而良好的,上文这些糟糕的师生关系在实际中应该只占了很小的比例。但即使作为百分之一的情况,一旦出现,也会对学生造成极大的困难。

同时,以上都是学生的吐槽或看法,问题其实并非如此简单,据我所知,有很多好导师面对敷衍的学生也在默默吐槽,利用老师的善意去谋取学位的学生也不是少数。

只是,在双方的相处中,导师具有更多力量与资源,完全寄希望于老师的道德要求,是不可靠的。外界的关注与讨论,也是必要的约束力量。求学路漫漫,希望大家都要择善固从,才不会彼此辜负吧。

作者:无咎

贞观作者

请关注贞观新浪微博:@贞观cl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