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时事>金融用户体验|这是爸妈工作的地方!50名“小候鸟”将在快乐中了解东莞
2020-01-10 17:46:49

金融用户体验|这是爸妈工作的地方!50名“小候鸟”将在快乐中了解东莞

金融用户体验|这是爸妈工作的地方!50名“小候鸟”将在快乐中了解东莞

金融用户体验,“小候鸟们”的精彩暑假

“鲨鱼姐姐漂不漂亮?”记者问。

“我不认识!”10岁邱英祺露出久违的笑容,终于有了一点孩子本该有的顽皮。

“你居然不认识我,鲨鱼姐姐待会回去了吃了你。”社工余家烂笑着说。

随着相机“咔嚓”的一声,邱英祺和一群穿着绿色短袖,戴着白色棒球帽的同龄人在欢笑声中走进东莞科技馆,开启了他们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为期3天的夏令营之旅。

19日上午,“情暖童心·莞爱同梦”—2018“小候鸟”爱心传递夏令营在东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开营,50名小候鸟将在科普大学堂感受前沿科技、参与美幻童画的课堂和糕点diy学习、体验现代化的城市猎人密室逃脱项目以及到袁崇焕纪念园参观。他们还将一同前往广东唯美陶瓷集团,与厂区的孩子共同感受流动少年宫的乐趣。

主办方希望通过这样的活动,让“小候鸟”们在度过健康快乐暑假的同时,能够更加深入地了解父母所工作的城市。

小候鸟:在东莞体验现代科技的新鲜感

进入科技馆就能看到机器人乐队、4d电影院……初次见到这些新奇东西的英祺想要将整个科技馆看个遍。

不爱说话的他开始变得粘人,每当讲解员辗转到另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时,英祺就会开足自己的“小马达”,飞快地跑到讲解员身边,只是默默地听着不说话,还时不时地看看余家烂在不在旁边。

“好神奇啊!”英祺讲话的时候,眼神却还停留在机器人身上。对于很少有机会来科技馆的英祺来说,这里充满了“魔力”。

地里刨食不易,外出务工成为英祺父母的选择。自出生后,英祺便由爷爷带大,还有一个7岁的弟弟。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除了上学就是做家务,英祺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捉迷藏。他接触这些“新鲜玩意儿”的机会不多,生活在不停地循环着。

“英祺虽然才学10来天的绘画,但是很有灵气,很刻苦,画的特别不错。”余家烂说。

这两年暑假,英祺都会来到爸爸妈妈工作的工厂里。他的父母因工作繁忙并没有太多时间陪伴孩子,只有晚上下班后才有时间,白天则属于英祺的个人时光,爸爸妈妈在英祺的生活中似乎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陌生的环境和混杂的人群让他没有出去玩的兴致。白天可以做些什么呢?英祺参加了社区每年暑假组织的公益绘画班和非洲鼓学习,每天的早上的学习时间成了他的“小幸福”,努力学习,将来能够出人头地成了英祺的目标。

除了绘画和非洲鼓学习,英祺还自学了一年的象棋。

“为什么会选择下象棋呢?”

“爸爸会下。”

老候鸟:很早懂事的我不希望孩子们早懂事

“去年我就认识英祺,他总是沉默寡言,在绘画课上即使有不懂的也不敢举手询问老师。”余家烂说,“我记得去年有一次社区举办读书交流会的时候,本来是家长谈感受,但英祺和他妈妈是一起上台分享的,那时候的他特别有底气。”

余家烂是东莞隔坑社区服务中心的一名社工,去年毕业后就一直留在社区服务中心,孩子们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鲨鱼姐姐”。

“烂,是灿烂的烂。”在向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她经常这么说。

她从小也是一名留守儿童。

读小学的时候,余家烂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读书、做家务、带弟弟妹妹、照顾爷爷奶奶、在田里干活,“大人的世界”过早地落在她肩上。

“平时不是特别想念父母,只是很小的时候有一次下雨,没伞,自己淋了半个小时的雨才回到家,那一天特别想爸爸妈妈回来。”她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平静,“每年爸妈都只是过年回来6、7天。”

但懵懵懂懂的她早已明白,这6、7天的相聚意味着下一次见面又要等一年。“每次爸妈回来之前特别开心,但之后几天就会很忧郁。我假装对他们不理不睬,来换得他们更多的关心。”

“一直以来,想着没有爸爸妈妈在身边撑腰,我都是唯唯诺诺、小心谨慎,生怕别人因为自己不高兴。刚出来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胆小,但接触社会的时间长了,觉得这样不太好。我一直有在刻意地去克服,让自己不再胆怯。”她说。

作为老候鸟,余家烂长大后并没有选择归巢,也没有飞向更高的天空,而是选择留下来成为“鲨鱼姐姐”,帮助小侯鸟们健康地成长。

她在实习期间就选择回来做社工,低廉的工资让父母对她有点心疼,他们希望余家烂换一份工资高一点的工作。不过,她有自己的想法。

“我想在这条路上,重新认识自己的原生家庭、重新认识自己,”余家烂说,“我以前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爸妈不陪我,直到有一天我问一位小朋友的家长同样的问题,家长说‘我们也想让孩子待在身边啊,等你有小孩儿了就知道生活的不易,有钱什么都行,没钱什么都不行。’那一刻才真正触动我。”

面对努力而又无力的父母、胆怯又懂事的小候鸟,“鲨鱼姐姐”的内心有一丝触动。她享受和小朋友在一起的时光,希望更多小候鸟的童年有人陪伴。

“我是一个特别早就懂事的人,但我不希望这些小孩子这么早就懂事,懂事的孩子会特别在意别人的看法,会太宽容而没了自我。”她说。

主办方:希望引入更多社会资源和力量

邱英祺和余家烂的情况并不是个例,这在外来务工人员比例高达75%的东莞显得尤为突出。

据东莞市人力资源局不完全统计,东莞市外来务工人员未携带子女同行的高达40%,其中不包括本地外出务工人员。

在19日上午举行的夏令营开营仪式上,东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主任谢洪涛说,这一夏令营已经是举办的第三届了,有来自湖南、江西、湖北等地区的50个家庭参与进来。

这一届的夏令营由东莞市教育局、东莞市农民工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共同指导,东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主办。

“我们希望更多的孩子了解父母所在城市的环境,让他们能够理解父母,增长更多见识,度过一个快乐的暑假。但只是我们的努力还是不够,需要社会更多的人士关注他们。”谢洪涛说。

据了解,每年办一次夏令营,花费大概是6万元,而今年的活动是由中央彩票公益金拔出专款来进行支持。东莞市梅州商会也为本次活动捐赠了50个书包。

目前,东莞市不少街道成立进城“小候鸟”的各类志愿服务,许多社区开设专门的“小候鸟”活动室和公益教学班,努力让孩子们进城后面对陌生环境不孤单,学习不易学到的东西。

但如何让孩子们在城市里度过精彩快乐的暑假,如何让父母和孩子们有更多的时间深入交流,仍然需要我们共同重视与思考。

谢洪涛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社会力量参与进来,让更多的小候鸟能够得到健康的成长环境。

【记者】 龚名扬 实习生 陈艳芸

【摄影】 龚名扬

【剪辑 】李玲

【作者】 龚名扬

【来源】 南方号~东莞市~教育莞家

emc易倍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