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综合>我国首个老年护理标准出台 加快发展老年护理服务
2019-11-03 14:09:33

我国首个老年护理标准出台 加快发展老年护理服务

——法制日报全媒体记者杜晓

□实习生戴·青雪

近日,国家卫生委员会等六个部门发布了《关于开展老年护理需求评估和规范服务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规定老年护理服务的提供应当规范,包括服务机构和人员、服务类型和内容。

通知指出,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明确要求建立和完善覆盖全生命周期和健康过程的卫生服务体系,促进健康老龄化,提高老年人健康水平。目前,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接近2.5亿,残疾人和半残疾人超过4000万。他们的护理需求明显高于全体人口的平均水平,他们对专业医疗保健服务有着巨大而严格的需求。加快发展养老服务是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客观要求。这对稳定增长、推进改革、调整结构、惠及民生、赢得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胜利具有重要意义。

养老的压力正在逐渐加大。

老年护理发展迅速。

今年上半年,电视连续剧《一切正常》引爆了微博和朋友圈。在担心剧中人物命运的同时,剧中反映的养老金问题也引发了社会的热烈讨论。随着中国人口老龄化,养老,包括照顾老年人,已经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

陈敏(化名)在北京的一家公立机构工作,他的丈夫是一名初中教师。她的父母和岳父都80岁了,经常需要去医院看病和取药。至于父母双方的养老金问题,夫妻双方都感到压力更大。

“我妈妈身体一直不好。她以前做过手术,近年来经常住院。母亲非常需要家庭的温暖,不想住在专业的护理中心,所以家里的三个兄弟姐妹轮流照顾他们。此外,我们仍然需要去工作来照顾我们的家庭,孩子和另外两个老人。我们严重缺乏时间和精力。”陈敏说。

事实上,这不仅仅是陈敏的难题。根据《2019-2025年中国人口老龄化市场研究发展趋势报告》的数据,中国目前已经进入老龄化阶段。2020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比例将达到11.70%,并将很快进入深度老龄化阶段。据估计,到2040年,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的比例将超过20%,进入超级老龄化社会。

一家媒体官方微博发起的调查显示,44.4%的网民在年老时选择住在养老机构。37%的网民认为这可能不是他们自己决定的。只有12.6%的网民选择和他们的孩子一起生活。另有5.9%的人选择了其他。

北京大学法学院王跃教授认为,近年来中国老年护理服务快速发展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方面,我们社会的老龄化程度在不断增加,尤其是在北京和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人口老龄化使得老年人护理被广泛需要。另一方面,计划生育实施后,第一代独生子女的父母一天天变老,越来越多的“4·2·1”模范家庭出现,即4个父母和1个孩子,都依靠夫妻双方的支持,带来了大量的时间、金钱和精力压力,从而推动了老年护理服务的发展。

中国劳动关系研究所法律系副教授张力云认为,对老年医疗保健服务日益增长的需求也给当前中国老年保健服务体系的建设带来了更大的挑战。现阶段,我国老年医疗服务的供给仍然不足,难以实现供需平衡。

“专业护理人才的短缺很大,护理工作者的劳动价值不能得到充分体现,尤其是年轻护理人才的短缺。同时,老人护理服务的专业性和技术性也需要提高。此外,中国的医疗保障制度、养老福利政策和社会保障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相关机构在人力和财产方面的投资需要加强。”张力云说。

开展护理需求评估

提高老年人护理水平

根据通知的相关要求,相关医疗机构可以参照《老年人能力评估标准表》(试行)和《老年人综合征发病情况》(试行)开展老年人护理需求评估。不具备评估能力的机构可以委托具有法定资格和评估能力的相关医院、养老院等医疗机构或者其他专业机构。

据国家卫生委员会医疗管理和医院管理局副局长焦亚辉表示,评估标准不仅参考了国内和当地的做法,还参考了国际经验。评估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老年人能力的评估,包括日常生活能力、精神状态和社会参与能力、感知能力和沟通能力,以及从不同维度对老年人能力的评估。其次,它针对的是与中国老年人残疾密切相关的11种综合征,如阿尔茨海默病和老年痴呆症。

"根据这两个评估结果,将确定老年人护理需求的水平."焦亚辉表示,护理需求分为五个级别:护理级别0(能力完好)、护理级别1(轻度残疾)、护理级别2(中度残疾)、护理级别3(重度残疾)和护理级别4(极度重度残疾)。

中国老龄政策与法律研究所所长仁济认为,首先,建立和普及老年人护理体系需要法律政策提供保护。此次发布的《通知》是我国首次在老年护理领域建立国家专业标准,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其次,老年人的护理需求是老年人特定生活条件的综合结果。了解和掌握老年人的主客观需求,可以更准确、合理、科学地支持老年人护理服务建设,从而提高整体服务质量。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韩克清认为,对老年人进行分级护理服务不仅是开展护理服务的基础工作,也是服务本身的内在要求。五个等级的划分不仅提高了医疗护理资源的利用效率,促进了服务的标准化,而且便于后续工作的细化推广。

「这次划分的五个职系,可以量化长者护理服务的需求,为长者提供更具针对性的护理服务,有助长者护理对象的培训、评估、表现和监管,以及改善护理制度。」仁济说,对老年人来说,判断自己的护理需求,使他们能够充分享有自主权和知情权,也是老年人权益的切实保障。

《法制日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国家老年护理标准的制定也得到了专业护理人员的大力支持。

一名从事老年护理服务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评估老年人的能力和常见病的流行程度,实行分级护理,有助于提高医疗保健水平。过去,当我们照顾不同疾病和程度的老年病人时,我们主要依靠我们所学的专业技能和我们从临床锻炼中获得的思维习惯和经验。有时我们不能准确地满足每个病人的需求。如果护理评估和分级工作到位,将区分类似的服务对象,这将有助于护士总结护理过程中常见情况的经验,提高临床应对能力和服务质量。”

王跃认为,目前中国老年人护理服务水平参差不齐。根据这一现实,政府有必要颁布统一的标准。但是,应该认识到,政府的标准也是最低的标准,相关行业协会和护理机构应该继续推动引进高标准的护理标准。

政企结合与多元养老

尽一切努力给老年人带来安全感。

在采访中,仁济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在积极探索为老年人提供护理的不同方式,包括鼓励老年人在家生活和为他们的家庭提供津贴。

据了解,中国的养老模式正在从传统的单一家庭养老向机构养老、社区居家养老等模式扩展。

“因此,整合市场和社会资本,为需要护理的老年人提供全方位的养老服务,形成养老产业和服务业健康发展的趋势,是积极应对老龄化社会的发展方向。同时,养老商业保险在提高老年人支付能力、提高养老服务体系筹资能力、稳定养老服务人员队伍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仁济说。

据了解,中国的老年残疾人长期护理制度尚未建立。目前,正在研究支付残疾老年人护理费用的机制。截至2018年12月底,商业保险公司已参与约3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项目,覆盖4600多万人,长期护理保险基金规模约为47亿元。

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人身保险监管司副司长刘宏建表示,他正在研究和制定保险公司处理长期护理保险业务的标准要求。“接下来,我们计划对保险业商业长期护理保险的发展现状进行研究和分析。无论是从政策支持的角度还是从监管的角度,我们都将初步形成促进我国商业长期护理保险发展的总体思路和实施意见。”

“从未来发展的角度来看,养老服务走向多元化和市场化是必然趋势,但养老工作的指导和技术政策有待进一步完善。”张力云说,特别是对于一些特殊群体,如丧偶、丧偶和孤独的老年人,仍然需要一些相应的保障措施,这也涉及社会援助层面的一些问题。

王跃认为,在养老问题上反思和回归传统文化的时候到了。放眼世界,即使在发达国家,家庭养老仍然是养老的主要形式之一,所以我们不能完全依靠社会养老机构。特别是在中国,家庭养老有着悠久的传统和历史。我们应该通过普及和传播传统文化,重建家庭伦理秩序,恢复传统家庭方式,从根本上解决养老问题。

韩克清认为,目前,中国的养老服务仍然需要加强政府的主要责任。在建立和完善相关服务保障体系的基础上,进一步考虑老年护理服务的市场化和多元化发展。

“养老问题不仅是家庭的责任,也是社会的共同责任。过度依赖市场自由竞争是无法解决的。”韩克清表示,“现阶段,相关部门需要加强制度建设,甚至参与服务供给等环节,从各个角度和层面考虑提高老年护理服务保障。明确主体责任,努力解决人们最关心的护理服务成本、医疗资源配置等实际问题,满足患者日益多样化和多层次的护理需求。推进市场化和多元化不应操之过急。”

明升体育